白天布丁

加油啊!

没有忘记你

六十年后


苏尚卿把金弦忘了,金弦有点慌。

确诊了是老年痴呆症。

苏尚卿在门外等的时候,金弦在医生办公室里抹了抹泪,金弦问医生:没有办法了吗。医生摇摇头,只让金弦多陪陪他。

金弦努力扯开一个笑,却比哭还难看,他向苏尚卿走去,说道:小苏,回家啦。苏尚卿没有反应,金弦便拉着他一步一步地慢慢走。

他们走啊走啊,苏尚卿停了下来,哦,是729,转身就向楼道走去,金弦搀着他,让他:慢点别急。

到了公司,小辈们一个劲地唤着:苏老师好,金老师好!苏尚卿终于抬了头,问,诶遥遥呢,我那么大一个遥遥,去哪了呀?

金弦悄悄向小辈们摇了摇头。

苏尚卿说:嗐,他肯定又去那里玩了,不带我。嘟了嘟嘴,向棚里走去。

苏尚卿找了很久很久,终于找到了掌门在上的词本,放置了几十年的词本虽然被保存完好但还是泛着岁月的微黄。他问,天翔呢?还不来上工吗。哦天翔小哥哥已经和妻儿双宿双飞了,但是苏尚卿不记得了。

金弦怕打扰大家工作,哄着他回家:苏宝宝,咱先回家好不好,回去给你煮螺蛳粉吃。

苏尚卿听到螺蛳粉终于是对金弦有了点反应,他说:嗯,回家,遥遥煮螺蛳粉给小苏吃。金弦恍了恍神,记忆里,那个小朋友曾经一蹦一跳地对他说:遥遥,看,我不远千里来给你煮螺蛳粉!金弦眯了眯眼。

回到家,苏尚卿四处喵喵叫着:摩卡呢?金弦知道他在找摩卡,金弦只好说:摩卡放妈那儿了,妈说想孙女了。苏尚卿了然地点了点头。改天得去买只和摩卡差不多的。

金弦怕苏尚卿认不得东西了,在四处贴上了纸条:电视,冰箱,电磁炉,药箱……但是每次苏尚卿想自己找的时候金弦都说:我来拿吧。

六十多年,金弦也终是把苏尚卿惯的像小孩子,苏尚卿说,要吃巧克力但是不能被遥遥知道。金弦就惯着他说:给一颗,来,我们不告诉遥遥。苏尚卿说:想喝木瓜牛奶,但是遥遥只喜欢脱脂的,甜甜的才好喝。金弦就会给他煮一杯木瓜奶,还有一杯脱脂的放旁边,说:这杯留着,遥遥下班了喝,这时苏尚卿总会露出甜甜的笑,金弦摸摸他的头,诶,像只柴犬一样。

家里的日历是特定的,每天都是周六周日,金弦知道苏尚卿周六周日喜欢赖床,虽然自己一个人早起很无聊,但是他宁愿无聊一点也不愿意苏尚卿自己跑出去走丢了,金弦摸摸苏尚卿点头,傻傻的,也罢,人在就好。

日子一天又一天的,今天苏尚卿拉着他又去录了一遍《最佳剧情》。对了,《世界上的另一个我》,还有《我要你》也重新来了一次,戏腔没有以前的悦耳了,沙哑,是时间的痕迹。金弦怕苏尚卿连年轻的自己都忘了,棚里苏尚卿还在摇头晃脑地唱着,金弦对苏尚卿笑了笑,算了,苏宝宝开心就好。

掐着指算算,一晃5年过去了,苏尚卿刚刚去棚里录了《大鱼海棠》,这段时间,苏尚卿都没有叫过金弦了,回忆过去了吧,也许是慢慢忘了那几年了,看着苏尚卿越来越孩子气,金弦还是忍不住哭了,他怕啊,怕苏尚卿把他忘了。

今天是金弦的生日,下雨了,挺大的,但是他还是去买了个小蛋糕,和当年他给苏尚卿买的那个一模一样。他走过去:小苏,吃蛋糕啦!苏尚卿不为所动,只在摇摇椅里晃着脑袋喃喃着什么,金弦凑过去仔细听了下,有点吃力,但是他还是在那几个音符里听出了一句:我也要一步一步向你走去。

还是忍不住,金弦伏在苏尚卿膝盖上留下了泪,苏尚卿疑惑的低了头,抬起了手像六十五年前在机场一样抚上了金弦的脸。像是条件反射。

金弦止住了哭泣,问:小苏,我是谁。金弦以为苏尚卿记起他了,但是苏尚卿说:不知道。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盖住了金弦的啜泣,苏尚卿有点不知所措,生疏又熟悉地把手又抚了上去:别哭了,我的胸口有点酸。

即使苏尚卿连年轻的金弦都忘了,金弦还是锲而不舍的每天都要和苏尚卿重复一次:我是金弦,金弦是苏尚卿的爱人。他在尝试着唤起点什么来。

又是一年夏,苏尚卿的生日,一样的蛋糕,金弦把大家都请来了,但是苏尚卿一个都不认得了,但是他却感觉很开心,一种像是本就应该有的开心,他呵呵地笑着,就只觉得很开心。

送走了大家,金弦把残局收拾好了之后照常给苏尚卿擦了脸和手脚,就在他凑近了苏尚卿的脸的时候,他听见苏尚卿在一个一个地,及其缓慢地:杰大,麦姐,天翔,小郭,包子姐,刘琮,佳琦,黑子,还有。金弦盯着苏尚卿的手使劲把耳朵凑在苏尚卿嘴旁边,生怕漏了一个字,过了很久,终于,苏尚卿说:还有遥遥。

他没忘,只是把遥遥藏到心底了。

后来,苏尚卿又开始每天都要遥遥长遥遥短的了,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,那天清晨,苏尚卿抱住了金弦,说:遥遥,我们该去上班了。

好。

我没有忘记你,我只是把你藏在了心里。



我觉得好伤感啊老年痴呆症,爷爷啥都不记得了呜呜呜哭死我了

刚刚看到妈妈的信息,我的小叔去世了,很难过

小叔是一位警察,什么警察不能说,但是他很伟大,他救了好多好多人的生命

2019上半年,小叔的弟弟也走了,他是一位火警,那时候他的母亲说,至少,他在世时救了别人的命。但是心很痛啊,我恨那些不合理用火的人,恨那些恶心的各种犯罪分子,恨那些吸毒贩毒的人,他们的过错凭什么让别人来抗。

小叔7月份刚有孩子,但是小叔没有看过一眼,甚至我们连小叔的墓地都不能去,一个年轻的生命,他才32。

小婶婶说,没什么好埋怨的,怨犯罪分子也没用,他们没有心,怨部队也不可以,那是小叔最爱去的地方,是小叔的另一个家。

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形容我的心情,求求那些脑子有病心里有病的人去看看医生行不行,别出来害人了,不要让别人幸福的家庭因为你支离破碎好吗?

三奶没有儿子了,但是两位小叔叔是光荣的,伟大的。

对了,两位小叔叔都教过我:就算不能流芳百世,也不能遗臭万年,即使可能失去生命,也要给国家一个安慰的社会。

小叔,你们做到了,走好。

给国家所有的人民公仆一句话:请务必保护好自己,回来最重要,你们很伟大,谢谢你们。


傻子哦

真的好好休息好吗答应我求求你了,你可以不理我可以不回信息但是别熬太晚了!我都心疼!

你又不像我从小有一搭没一搭的熬三四点睡六七点照样生龙活虎,

诶摸摸头,怎么像养了个女儿呢真的是!

请清掠儿同学,好好照顾自己,谢谢! @披着小号的马甲


甜打遥双小对话14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——回家路上——

北:你怎么想到这首歌吖

双:因为喜欢嘿嘿

北:你脸红了!

双:你干嘛!你这样子会吓到我们这些乖宝宝的~

北:揉揉昂不吓不吓

双:你有没有听我昨晚唱的那个

北:那只猪🐷?

双:对!

北:听啦!《孤单北半球》

双:对的!

北:苏尚卿

双:嗯?

北:小苏苏

双:在呢!

北:小苏

双:你倒是。。。

北:苏尚卿,小苏苏,小苏,苏苏,卿卿,双儿,西呱双,小可爱,亲爱的!

双:金弦,北哥,北北,北哥哥,遥遥,亲爱的~

双/北:你好呀亲爱的!

(请自行脑补xql手牵手压马路)

ysszd!!!

两只小狐狸和抓住兔耳草泥马的西呱双

甜打遥双小对话12

是的我已经好久好久没出来了

色彩老师分享的狗粮,我觉得让他俩身上也挺合适?

咳咳



——某北在画彩铅,抠得正起劲——

双:北哥北哥,我饿

北:。。。

双:我想吃螺蛳粉,加辣那种!

北:。。。

双:啊~饿啊~金弦我饿~

北:自己煮

双:???画画重要还是我重要???

北:。。。

双:(微笑/ojbk)


——双煮完夜宵吃饱之后,某北终于画完了——

北:你吃多少

双:我饱了

北:刚刚还说饿?

双:气饱了,和画画过一辈子吧你!出去我要睡觉!

北:(抱着枕头在卧室外风中凌乱)可我刚刚画的是你啊苏宝宝(xsbb)






(圈地自萌吖!)


就很傻但是我喜欢?
还有这妥妥就是受啊!

就忘了今天八号老婆要去上课了,习惯性蹲回复结果迟迟没有信息呜呜呜呜孤寂落寞